首页
>
法治热点
>
其它民商事
>
文章详情

阿里巴巴被反垄断,这十大问题才是根源

类型:法治热点

时间:2021-01-12

其它民商事

来源:

71人查看

收藏

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这是我国2008年8月1日《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第一次这么大张旗鼓的正儿八经的官方反垄断。

 

“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这个“等”字就意味着不仅仅是“二选一”涉嫌垄断,二选一只是互联网反垄断的最好抓手、行为清晰、证据确凿,作为切入点而已。

 

这个“等”又可能涉及哪些?为什么不反腾讯、美团、京东?下面这十个问题导致阿里巴巴成为出头鸟只是时间问题。

 

01

以大数据和大资本为基础组建生态链,包括投资大量媒体,“大到不可倒”的企图明显。

 

阿里巴巴以淘宝、支付宝等为基础,成功获得全国5亿以上主流互联网消费者的各项用户数据,几乎除了不网购和老人、小孩外都成为了阿里巴巴的用户。他们的消费、行为、资产等各种数据被获取后,阿里巴巴建立了强大的国民数据库加上数亿万亿计市值的大资本,成为我国经济领域的大树,各行业都以攀上这颗大树为荣。

 

阿里巴巴借机投资了数百个各行各业的领头企业,组建自己的所谓生态链,并投资了大量作为党的喉舌的媒体,壮大阿里巴巴的声音。

 

马老板更是在2017年阿里巴巴的投资大会上,公开喊出“到2036年,全球五大经济体可能就是美国、中国、欧洲、日本和阿里”,生态链的发展这已经远不是富可敌国那么简单,正如阿里巴巴2015年怼国家工商总局时所言:我们是巨兽一样的存在,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过影响力这么大的企业”。

 

02

锦上添花、“投资”、“控制”并举。

 

在投资业内,几乎形成共识的是:阿里巴巴投资基本上是已经成功的领头项目,锦上添花常有,雪中送炭鲜有。而且阿里巴巴常常是“投资”、“控制”并举。“想要的会不惜代价搞到手”、“控制欲”,乃至“投的一些公司逐渐品牌都消失了,只剩下给阿里造血”。

 

相比之下,腾讯投资在近几年愈来愈以友好、开放的形象著称:在“只求共生、不求拥有”的纲领指导下,腾讯愿意给足创业者发展空间、不强求所投企业与自身业务结合。如:阿里巴巴将当年业内第一的万网投资成“阿里云”,收购“饿了么”、投资高德、新浪微博等都是在这些公司已经做到同行数一数二的时候去锦上添花,即便不能全资占有,也要是话语权第一第二的大股东,长此以往的如此强强联合,必然在各个行业形成垄断,完全是《反垄断法》必须反对和预防的行为。

 

03

以反不正当竞争名义搞死其它企业。

 

我国目前很多法官或多或少都有“扶强不扶弱”的做法,加上地方政府发展地方经济的需要,一个企业大到一定程度以后,基本就不会在本地输官司了,如果说腾讯是“南山必胜客”,阿里巴巴却是浙江省必胜客。

 

2015年,浙江省高院就和阿里巴巴建立了深入审判领域的合作关系,“阿里巴巴集团参与立案、审理、执行等环节”、“由阿里巴巴集团为浙江法院系统打造智慧法院”,阿里巴巴集团运用大数据对浙江法院的“诉讼结果进行预判”、“协助法官工作”,在如此合作的情况下,阿里巴巴在浙江省法院系统还不胜诉,天理不容。

 

为此,阿里巴巴集团在浙江省法院系统对大量企业进行过不正当竞争的诉讼,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关键词“阿里巴巴、不正当竞争”,涉及的裁判文书有1824篇,搜索关键词“淘宝、不正当竞争”,涉及的裁判文书有4196篇,搜索关键词“天猫、不正当竞争”,涉及的的裁判文书有1824篇。这些裁判文书中,有上千篇裁判文书是阿里巴巴集团以不正当竞争打击甚至直接摧毁中小微企业的案例。

 

在阿里巴巴集团对它人提出不正当竞争诉讼的时候,好像并不知道,垄断才是不正当竞争的最高境界,因为垄断以后就足以彻底消灭竞争,所以,国家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局一个机构,而且反垄断放在前面。

 

04

用大数据垄断来获取超额垄断利益。

 

非常明显,蚂蚁金服就是利用大数据来实现垄断利益的典型。一个新兴企业要发展往往有一个很长的过程,但如果你控制了大数据,你做什么都会出手就立马成功。

 

2013年推出的余额宝,就是大数据运用的典型,余额宝对接的是货币基金,说白了就是把广大用户的小额资金集中成大资金以后,有了谈判的筹码,与银行谈价,以高于小用户存款利率的方式存入银行,多赚取的利息,与广大用户分享,其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但余额宝推出一年就达到数千亿规模,这是其它没有大数据基础的企业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

 

淘宝曾以数据安全之名进行云服务“捆绑”,后同样以数据安全为由禁止其他软件向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功能。这种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在与其他人交易时附加明显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  

 

05

控制流量,商家和消费者通吃。

 

举一个明显的例子,阿里巴巴没有物流体系,控制流量和大数据以后,就建立了所谓的菜鸟物流,该菜鸟物流就是以阿里巴巴控制的大数据和流量为筹码,绑定了四通一达的快递业务,成为四通一达最大的股东(在五个快递公司中占股最多)。

 

2017年3至4月间,菜鸟提出所有快递柜信息的触发必须通过菜鸟裹裹,取件码信息无条件返回到菜鸟系统,丰巢需要返回所有包裹信息给菜鸟(包括非淘系订单)。因顺丰拒绝提供非淘宝系数据资源,导致双方数据接口关闭,顺丰被封杀。

 

2017年6月,菜鸟以合作破裂之名封杀顺丰,明显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在交易时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的行为。

 

06

利用影响力,为社会树立错误的价值引导:以不需要质押贷款,给底层人士放一部分贷款,鼓励超前消费,从中谋取暴利。

 

所谓的反“银行典当思维”,只是打着大数据的牌子,利用了自己互联网的影响力和很多老百姓的简单思维而已。不要担保的抵押,自我国50年代建立信用社开始就广泛存在,对广大最底层的农户,贷款几千几万的就不要任何担保,而且利率还远远低于阿里巴巴的花呗。

 

阿里巴巴把本来比银行借款高很多的月利率,换算成每天的利息来做噱头,欺骗性非常明显,所针对的客户完全都是底层没钱者或者大学生这种涉世不深的群体,导致许多本来贫困的群体越来越艰难。

 

而阿里巴巴真正对大企业贷款时,根本就没有跳出“典当思维”,如苏宁向阿里巴巴借款10亿元,就把全部股权质押给了阿里巴巴。

 

07

经营合法性长期存在问题。

 

阿里巴巴被爆出以科技为名从事金融涉嫌非法经营,是从阿里巴巴成立开始就一直存在的现象,而且国家有关部门,尤其是商务部,对其采取闭二只眼的“扶持”思维。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集团是注册在开曼群岛、主要股东为外资、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怎么算也不是内资企业,而我国在2015年以前对外资从事电信增值业务是严格限制甚至曾经禁止的,而淘宝是典型的电信增值业务,外资根本不能从事,但阿里巴巴采取所谓的“VIE架构”来逃避监管,将淘宝公司、天猫公司甚至从事第一类电信增值业务的阿里云都作为内资注册,这也就是大家查看淘宝公司、天猫公司、杭州阿里巴巴公司等,都看不出和阿里巴巴集团、甚至看不出和马云关系的原因,因为整个都是虚假的,“VIE架构”在2014年的华懋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即明确为违反法律规定,属于违法无效的投资。

 

我公司曾向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撤销杭州阿里巴巴公司、淘宝公司,开庭后,法官深感理由太充足,所有在场的人员均已经无法面对客观事实,判决书实在无法写,法官最后只好以我公司没有起诉资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形成了阿里巴巴公司可以起诉我公司,我公司却无权起诉阿里巴巴公司的尴尬。

 

08

长期存在逃避税收和不承担责任的问题。

 

商场销售商品后,如果消费者需要都会开具发票,在商品存在质量问题时,商场都会承担责任,然而阿里巴巴集团以其强大势力,打破了规矩。

 

对于淘宝销售的货物,不但淘宝公司不开具发票,不承担缴税义务,而且对高达80%以上拒绝开具发票的商家,淘宝公司均予以认可。

 

淘宝和天猫不但不开具发票,而且对于产品存在的任何问题,他们都没有责任。早期,法院还有支持消费者的判例,如在(2009)杭西民初字第2253号民事判决书中就判决淘宝公司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直到2015年在上海法院的(2015)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4094号判决书中还判决天猫公司和卖家承担连带责任。但后来随着阿里巴巴系越来越大,判决阿里巴巴系承担责任的案件就越来越少了。

 

实体商家开票缴税、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怎么去和不要开票不缴税的阿里巴巴平台竞争?这就是垄断的优势。

 

09

以垄断为基础,采取“二选一”等方式妄图把仅有的几个屈指可数的竞争对手搞垮。

 

由于互联网的天然垄断性,全国与阿里巴巴还有一点竞争关系的平台就剩下:京东、拼多多等屈指可数的几个。

 

为了进一步掌控市场,2015 年 8 月,天猫宣布与迪卡侬、Timberland 和 Lafuma 等 20 余家国际品牌签署独家合作协议,产品只能在天猫平台独家销售。

 

2017 年 7 月,多家服饰类大商称,天猫以“独家合作”为名,要求其关闭包括在京东等其他电商平台的品牌店铺,否则将被削减活动资源、 搜索降权、屏蔽等。

 

阿里巴巴集团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推出“天猫商家二选一”等明显违反《反垄断法》该项规定,属于典型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以下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

 

所谓的二选一,最后就是搞死竞争对手,让消费者“没得选”。

 

10

膨胀以致得意忘形。

 

如果说2015年,阿里巴巴公开怼国家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程序失当,情绪执法,决定向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投诉”。

 

2017年,喊话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还只是狂妄,那么2020年10月24日公开怼王副主席,则是狂妄至极而犯了大忌。

 

尽管马云在自己唯一拍的电影《功守道》中也明示:即便你能轻松打败天下所有对手,但在最底层的公务员面前,你还得认怂。马云尽管预见到了这一点,但“我命由天不由我”,最后还是应验了被四人训话的结局。

0

1

0

0/30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