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热点
>
刑事犯罪
>
文章详情

保姆摇身一变成了“黄金大盗”,这谁想得到?

类型:法治热点

时间:2020-12-28

刑事犯罪

来源:

233人查看

收藏

  保姆摇身一变成了“黄金大盗”,这谁想得到?

  周某君是去年12月经人介绍,到丁女士的兄弟丁先生家当保姆,主要负责照顾老人、洗衣做饭,但她一直有赌博的陋习。

  到丁先生家做保姆前,周某君就因沉迷网赌与前夫离了婚,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也没有得到,还欠了200多万的外债。

  到丁先生家后,她多次向丁先生和丁女士借钱,每次三五万,善良的丁家人都借了。

  但周某君并没有悔改,在赌博网站里一次次充值,一次次输钱。

 

  没有赌资想到了偷

  今年6月的一天,家中无人,周某君看到三楼卧室衣帽间的保险箱上面放有一家金店的2只纸质手提袋,袋中各有30克黄金块。

  难抵诱惑的周某君偷了这2块金块,当天就到市区一家黄金回收店以每克380元进行变卖。变卖所得的2万多元很快被她用于手机赌博输得精光。

  

图片

 

  得手轻易,不被察觉,周某君很快对盗窃这种“来钱”迅速的方式上了瘾。此后一段时间,她趁着家里没人,窃得人民币5万元、一只金手镯、8瓶茅台酒、3件黄金摆件。

 

    一家不够还要偷另一家

  戒不掉的赌瘾使周某君的手伸得更长,她又将目标放在了同个小区的丁先生的亲妹妹丁女士家。

  由于两家平时来往密切,周某君知道了丁女士家的钥匙就放在门口的鞋子里。

  于是她趁丁女士家中无人,多次开门或翻窗入户,共窃得2只名表,现金56万元,金手链、金块、金条等金器2600多克。

  今年6月至8月,短短两个月时间,周某君从两户人家盗窃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19万余元。

  欠下高额外债及网贷

  “网贷逼得我丧失理智了,我就想通过偷东西去卖,再网赌赢一点回来。”案发后周某君说。

  “有几次其实是已经赢了钱,把以前输的都赢回来了,但又忍不住继续赌,最后输掉了。”

  据周某君供述,自己在赌博网站输了至少两百多万元。

  赌债缠身的周某君还背上了“微粒贷”等多个网贷平台的债务,所有的债务压力促使她在见到主人家富裕的情景后忍不住心生邪念。

  “赌瘾来了,我就溜进丁女士家,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发微信请求不要报警

  “第一次我看到这么多现金和金条很害怕,我拿了500克的黄金,我想赢回来就把黄金买回来还您的,可是我太贪心,赢了又想赢,输了更想赢回来,您的保险柜就成了我的提款机……”

  

图片

 

  盗窃的事实被发现后,周某君发微信给丁女士请求不要报警,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入户窃取他人财物达到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根据我国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周某君将面临的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

  

       鱼龙混杂的保姆市场

  还记得那场震惊全网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吗? 保姆莫焕晶,明明是有“劣迹”的人,偏偏“摇身一变”成了保姆。

  她“潜”进无辜的五口之家,酿就无可挽回的惨剧。

  她因为赌博欠了一屁股债,为了躲债东逃西窜,更因为经济纠纷被告上过法庭。 于她,当保姆是不得已的选择。 她有幸遇到了林生斌一家。 给了7500元的高工资不说,还借给自己10万周转。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她不仅不感恩,还图谋更大。 她计划放一把火,再趁机把火扑灭,用这种方式换取主人家的“感激”。 然后,“邀功”借钱。 不料,火势失去了控制,林生斌的妻子、孩子无一生还。

  

 

  林生斌的悲痛,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悲痛。 只要保姆市场依然鱼龙混杂,悲剧的潜在因素就会一直存在。 所以他才萌生设立公益基金的想法,希望保姆的甄选机制能更完善些。 能力不行还可以吐槽吐槽,给保姆一个机会重新来过。

  但本身就劣迹斑斑的人,交点钱就可以当保姆,这将让主人家防不胜防。

  谴责恶人恶事,无法让现状改变。 只能在此呼吁,加强对家政市场的监管。

  让保姆持证上岗,让她的背景更加透明,让保姆的任何无德无能无智,都有相应的监督和处罚,而不是让雇主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0

0

0

0/30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