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热点
>
婚姻家庭
>
文章详情

【以案普法】已婚女主播究竟该不该为“网恋”对象的自杀死亡担责?

类型:法治热点

时间:2021-01-04

婚姻家庭

来源:

125人查看

收藏

  能和女主播谈恋爱相信会是很多男士梦寐以求的事,赵官也不例外。2016年,赵官在网络直播平台认识了女主播刘娜,随着在直播平台长时间的接触、了解,双方互加微信好友,通过微信、电话聊天等方式进行交往。

  2018年6月,刘娜邀请赵官见面,赵官兴奋不已,赶赴刘娜所在的长沙,没想到三个月之后,赵官的姐姐赵蝶接到长沙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水警大队的通知,称赵官已溺水死亡。

  赵蝶认为赵官的死一定跟刘娜脱不开关系,于是将刘娜告上法庭。

 

  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2019年7月,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此案。

 

  

 

  原告主张:感情诱骗、巨额债务

  原告赵蝶称2018年6月,被告刘娜就不再做网络主播,来长沙发展,后多次以做生意缺资金为由向赵官借钱,赵官因此借给刘娜20000元。

  2018年7月,刘娜以家里逼婚为由让赵官来长沙与其见面,见面后,刘娜要求赵官作为其男友见家长。

  2018年7月15日,赵官用原告丈夫的信用卡购买价值37999元的钻戒给刘娜,后两人感情迅速发展,开始谈婚论嫁。期间,赵官回东莞一趟与原告见面,在原告的追问下说出相关情况:刘娜的家人想让其与刘娜单独成立个小店创业、结婚。后赵官又到长沙找刘娜。

  刘娜隐瞒已婚事实,通过感情诱骗、谈婚创业等欺骗手段,诱骗赵官的财物,赵官为刘娜及家人加班加点造成劳累过度,在知道刘娜已婚的真实情况后情绪崩溃,精神大受打击而走上不归路,刘娜有不可推卸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提出诉讼请求:1、原告赔偿被告228588元(其中死亡赔偿金678960元,丧葬费33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被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2、承担本次诉讼费用。

  

  被告主张:不是情侣、及其照顾

  刘娜辩称,自己与赵官不是情侣关系。

  刘娜与赵官相识于网络约有2年时间了。赵官一直追求刘娜,但刘娜告诉他自己已结婚了,明确表示拒绝,两人仅为好朋友。

  2018年6月,刘娜邀请赵官来长沙看是否有事业上的发展机会,赵官来长沙后,刘娜对其非常照顾,提供住房给其租住,赵官在此期间在外找工作,主动给被告少量水电费及生活费。

  之所以和赵官姐姐联系的时候说自己和赵官是情侣关系,刘娜说是因为赵官想留在长沙和自己一起发展事业,不想回他姐姐那里上班,所以要自己假扮他的女朋友,她才这么说的。

  “而且赵官和我聊天,经常提到他的家庭情况不太好,他的父母早逝,他之前在东莞还有自杀经历,所以我就将他放进自己的家庭微信群里,希望能改善他的情绪。”

   

       案情争议点

  1、赵官有没有借过钱给刘娜,欠的债务是因为给刘娜刷礼物吗?

  原告赵蝶称刘娜多次以做生意缺资金为由向赵官借钱,且因给刘娜刷礼物导致欠下大量债务。

  从刘娜与赵官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刘娜从未向赵官提出借款,仅在微信聊天时询问何种渠道可以借款投资并给予利息,赵官亦未表露出借的意思,更没有借过钱给刘娜。

  赵官很早就观看网络直播,在网络直播上刷礼物充钱也是冲给网络直播平台,刷礼物也不一定全部刷给刘娜,无法判断赵官在网络平台充值多少,赵官欠下大量外债是何原因亦未说明。

  

  2、赵官存不存在为刘娜及家人加班加点造成劳累过度?

  刘娜一直没有开店,是赵官一直希望来长沙投资,遂自导自演对外宣称在刘娜家做事,其实是赵官自己在刘娜家附近商店拍的照片,欺瞒家人,希望家人过来投资。

  赵官来长沙后,均系刘娜招待其吃住,甚至不时给钱供其花销,不存在以谈婚创业诱骗赵官。刘娜从未诱骗赵官的钱财,赵官与被告不存在任何经济纠纷,刘娜亦未对赵官有侵害行为。

 

  3、赵官的精神压力来自哪里?

  原告赵蝶控诉赵官是在知道刘娜已婚的真实情况后情绪崩溃,精神大受打击而走上不归路。

  刘娜则说赵官父母离世后,其在亲人身边感受不到温暖,赵官死亡系其自身性格,内心脆弱及家人纠葛有关。

  2018年8月,赵官离开长沙一段时间,回长沙后,刘娜发现赵官心情状态非常不好,询问后,赵官告知其与家人发生矛盾。自杀前几天,赵官经常在刘娜的家人群里说一些无头无脑的话语。

  9月17日在群里拍出一张自己写的一份记录,明显表露其母亲死后,感觉给家里带来很多麻烦,家人不理解自己,刘娜的家庭群一直在开导赵官。

  17日左右,赵官在群里发的消息更加颠三倒四,语无伦次,词不达意。9月20日左右,赵官离开被告家,刘娜在找寻未果后立即联络了原告。

  根据警方的询问笔录,赵官于9月22日上午7时左右跳河,估计系在外欠了大量外债无法偿还,家人亦未能帮助,导致其长期处于抑郁状态,一时产生了轻生念头。

 

  

 

  法院判决:原告缺乏证据

  一、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原告主张被告刘娜隐瞒已婚事实并以恋爱结婚为由向赵官索要巨额财产,赵官得知真相后致精神受到打击,被告不予认可,原告亦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原告该主张缺乏充分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主张被告要求赵官无偿工作,因工作压力致精神受到打击,被告不予认可,原告亦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该主张亦缺乏充分依据,本院亦不予采纳。

  二、赵官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理智处理内心困境,其因自身主观局限性导致投河溺亡系自主行为,未受到外力作用,赵官应对自己自杀行为负责。

  根据现有证据,被告在赵官自杀前无不适当语言和行为刺激过赵官,亦无证据证明被告事先知道赵官要自杀,赵官跳河自杀系突发事件,被告在无法预知情况下,不能避免悲剧发生,故被告与赵官跳河身亡损害后果之间无必然的直接法律因果关系。被告对赵官死亡主观上没有过错,客观上亦未实施侵权行为,故不应承担过错赔偿责任。

  考虑赵官系在与被告共同居住生活期间跳河自杀,被告亦表示赵官在长沙工作及也跟原告提及过与赵官系情侣关系,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及公平原则,本院酌定由被告补偿原告10000元。

  (本文所用名均为化名,本案为淘法律师提供的真实案件)

0

0

0

0/300

暂无评论